洞察

德勤代表团团长 Gary Coleman

国家能否继企业之后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受益者?

我们目睹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为善于利用先进科技革新商业模式的企业所带来的强大竞争优势,然而对于国家经济而言,第四次工业革命又在哪些方面、通过何种途径提升了国家竞争力呢?

如果以创新衡量发达经济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程度,竞争力排名前列的国家似乎在创新方面也名列前茅。例如,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名前十的国家几乎都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全球创新指数[1]中排名前列。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英国和新加坡(两国均在两项指数中位列前十)等经济体得分较高的指标恰恰是构成竞争力和创新指数的重要内容,包括完备的基础设施、成熟的科学技术以及受教育程度高的劳动力——这些因素通常被认为是竞争力和创新的基石。

低收入或新兴经济体国家也体现出相同特征。这些国家在基础设施、成熟科技以及教育等指标上的分数通常较低,其创新指数排名也与其竞争力指数排名相去无几(即创新和竞争力均排名中等)。

但是从坊间证据来看,形势却没有这么清晰。换言之,部分公司利用先进科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强大的竞争力,但其所在国家的竞争力表现却十分惨淡。

肯尼亚、阿根廷和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均拥有充分利用先进科技革新商业模式的本土企业。被称为“草原硅谷(Silicon Savannah)”的肯尼亚,是影响深远的移动钱包服务m-Pesa的发源地——m-Pesa利用数字化和移动科技,在非洲掀起了银行和零售等行业的变革,然而过去两年肯尼亚国家的竞争力排名却连年下降。类似地,阿根廷拥有大部分拉丁美洲的科技独角兽企业[2],但其国家竞争力排名却从2013年的第94位下降至2017年的104位。巴西是世界最大的支线客机制造国,在该高科技领域中排名全球前五,而其国家竞争力排名却从2013年的第48位下跌至2017年的第81位。[3]

即便对于更为成熟的经济体,创新企业也未必是国家竞争力的象征。拥有创新领军企业三星的韩国,过去几年正逐年丧失国家竞争力,排名从2013年的第19位下降至目前的第26位。中国拥有六家企业上榜《Fast Company》2017年创新企业50强名单,却仍旧难以跻身国家竞争力指数前25名。

(点击放大图片)

虽然这些经济体的个别企业取得了巨大的创新成就,但似乎存在另一因素影响着这些经济体的国家竞争力——商业环境。从劳动法规和通货膨胀到税赋和腐败,多种因素使得在这些国家经济体中经商困难重重。例如中国和韩国,劳动法规和效率低下的官僚体制令其经营者备受挑战。巴西和肯尼亚国内政策多变导致腐败横行。汇率不稳定引发了阿根廷以及中国的不确定性。[4]这些国家中,只有韩国在世界银行2017年经商容易度调查中排名前十(但比2016年排名下降了一位),其他国家甚至未能进入前50名。

那么,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当然,这告诉我们世界上有许多了不起的企业,在其国家经济低迷的环境下仍极具创新力和竞争力。其中的故事固然令人惊叹,但这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一般而言,创新企业推动竞争,竞争又推动先进科技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创造新的市场。但是,这种竞争力和创新必须依赖有利于商业的公共政策(低税赋、高效率的劳动法和商业法规和腐败率低等)以及经济方面的稳定性(汇率稳定、低失业率和高质量的就业机会等)才能在整个经济体中大规模发展。

真正的经验在于:企业若采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先进科技革新商业模式,则能够自成一流。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命脉是易于获取且价格低廉的科技所带来的颠覆性思维模式——并不一定是有利的商业环境或获得高分的竞争力指标。因此,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创新企业似乎能够超越其所在国家的经济。而在良好的商业环境中,这些企业的成功可以更好地转化为国家竞争力。

Gary Coleman是美国 Deloitte Consulting LLP主管合伙人,全球行业和资深客户顾问以及德勤与世界经济论坛战略关系的领导合伙人。关注 Twitter @gcoleman_gary

 

[1]《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全球创新,致胜之道》
[2] https://www.ft.com/content/687f5a58-5807-11e6-9f70-badea1b336d4
[3] http://knowledge.wharton.upenn.edu/article/how-innovation-is-helping-emerging-multinationals-to-race-ahead/
[4] 世界经济论坛《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指数》
 

此内容是否提供了您需要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