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怀旧情怀

《娴话非闲话》

德勤中国合伙人罗盛慕娴

2014年4月15日

近年我获委任为古物谘询委员会的成员,确是一次难得的经验和感受。我可说是门外汉,席间有很多对古物素有研究的人士和学者,亦有对建筑设计琅琅上口、对古迹的历史能娓娓道来之士。我猜想政府委任一位会计师为成员,应是希望在会上议事时加入一些从经济角度出发的看法。

古物谘询委员会的会议是欢迎传媒朋友隔着玻璃在另外一间房间旁听的,会上其他成员都十分踊跃发言。我列席委员会最大的收获,除了是可看到很多香港古迹的图片,听到席间很多委员分享一些古迹的故事之外,就是令我的怀旧情怀油然而生。

我祖籍广东宝安,乡下就是现时的元朗。虽然自小在湾仔居住,但往往会跟随妈妈到元朗参加点灯的仪式。点灯的意思是村中有人诞下男丁,一众同村乡里同来庆祝的仪式。我小时候亦曾在元朗留宿,从元朗大街坐在叔伯辈所踏着的单车后座,经过田间小径,大概需要半小时,才能到达盛屋村。印象最深和最难忍受的就是当时的卫生环境,洗手间没有水冲厕,夏天亦有很多蚊虫滋生,我往往成为它们的食粮!围着一起吃家乡盆菜是最具风味的,数十围的木桌子四边放着长长的木凳。那些盘着髻子的乡间婶婶,用大大的镬子弄好一盆盆热烘烘的盆菜,端到大家面前。盆菜拌着白饭来吃,甚有风味!现在回想起来,饭菜确是稍嫌油腻,但那时年纪小,当然不会考虑到健康的问题。因此,当委员会提到元朗的古迹问题时,除了我先表明自己是祖籍元朗有利益冲突之外,感觉特别亲切。

另外,最近提到汽车渡海小轮码头的问题。我还记得,小时候每年最少两次回元朗参加的春秋二祭(后来点灯的仪式式微了,但二祭维持至今),因为当时没有海底隧道的关系,所以须乘搭汽车渡海小轮。一排排的汽车停在码头前,便有小贩前来汽车旁兜售零食。一排排的汽车依次进入渡海小轮后,便可以下车歇歇,看看两岸的风景,夏天觉得甚是凉快!说到那些码头,除了想到码头的外貌,其实最怀念的是当时到达码头和乘搭渡轮时的情景和感觉。

旧的建筑物当然有其建筑和历史价值,但最值得怀念的是我们曾留下足迹古迹——当时所做过的事情和当下的情怀。我十分希望我们的古迹可以活化给游人观赏,同时亦能让本地市民重临旧地再次进行一些昔日的活动,重拾回忆点滴,感觉自会更加亲切。

其实怀旧并非只属于上一辈的事,无论是甚么年龄,只要是成年人,总会有从前岁月的回忆。当时也许没有特别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回味无穷。再延伸下去的想法,就是如今我们到过的地方,亦会变成我们将来的怀旧情怀,所以我们应当好好珍惜我们的见闻和感觉。今天我们和朋友、亲人的一个温馨的聚会或是一顿惬意的晚饭,他朝也会成为我们一些甜蜜的回忆片段!

此内容是否提供了您需要的资讯?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