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觀點

《會計師看時事》公私合夥基礎建設 創造1+1>2

德勤財務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李紹平執行副總經理

松山機場存廢是近來火熱的話題,市民關心的不只是遷建,更是如果未來松山機場不存在,那土地的開發與環境改變會是怎樣?

在德國魯爾區的北邊Bottrop就遇到過同樣環境轉變的問題,該城市早期以煤礦產業為其經濟命脈,結構性的改變使該城市面臨經濟問題與舊有礦區再開發的挑戰。

Bottrop在2010年政府與市民經過多番討論,決議從居家、商業建築、交通及能源四大面向著手,設定在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50%為目標,並透過公私合夥(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PPP)的方式取得開發上的專業以及資金的挹注;在居家與商業建築方面,透過政府與專業機構的諮詢與合作,建造出太陽能發電量大於消耗量的「正能量」社區;在交通方面則發展電動車以及自動控制的路網系統,解決交通壅塞的問題;另透過電廠汽電共生增進能源使用的效率。

這個成功案例,的確值得作為台灣未來基礎建設發展的借鏡。

基礎建設涵蓋能源、資源、交通、國防、教育、娛樂等,舉凡機場、港口、鐵路、高速公路、電力、水利、學校、遊樂園等皆屬其範疇。隨著知識與科技的發展,基礎建設的資本支出愈來愈大,所牽扯到的建造專業與管理技術也愈來愈複雜。

基礎建設是國家未來發展基石,攸關經濟發展與人民生活水準;根據美國財政部的統計,因道路狀況或其他交通基礎設施不良所致,每年在美國發生的額外運送貨物的成本高達270億美元,顯見基礎設施對於經濟與社會效益的重要性。

在政府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近年來國外大多以PPP機制進行,不但可幫助公部門提升資金運用效率,取得私部門資金挹注與管理營運的專業指引。

對私部門而言,也可透過參與基礎建設,達到增加財務效益與資源整合的效果,進而承擔起企業社會責任,增加整體公眾利益。

傳統的基礎建設模式往往是在政府帶領下,發包給不同廠商委託特定階段或組成,進而像拼圖一樣的完成整個專案計畫,僅有政府有完整的時間與空間上的發展藍圖。

但這樣的架構之下會產生兩個嚴重的問題:

第一是各參與的廠商只會顧及自己的合約範疇,而非以專案整體的生命周期成本為首要考量,造成日後營運成本反而更高,加重納稅義務人的負擔。

第二則是廠商無法透過其專業經營取得等比例的收入,進而難以提升基礎建設品質。

PPP制度針對上述兩項問題而發展並設計良好獎勵制度,透過單一民間機構從設計、建造、營運及維持統籌包辦,並以民間的融資專案降低政府財政的依賴,達到高品質、低成本的最終目標。

過去在國外已有相當多成功的公私合夥案例,範圍涵蓋公路、鐵路、機場與港口等交通設施,以及醫院和學校等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基礎建設;以澳洲為例,退休基金亦投入PPP案件尋求長期穩定報酬的標的物,同時幫助當地基礎建設與生活水平的提升。

台灣目前PPP尚在發展初期,若能借鏡國外的經驗並融合台灣自有之文化,政府與民間能夠相輔相成、共生共榮,則將有助於提升公共建設品質與效率。

(本文已刊登於2015.12.04經濟日報經營管理版)

是否找到您要的資訊?